中国公共关系舆论环境研究报告:新环境还需新法治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5-06      浏览量:0
报告作者,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

报告作者,中国传媒大学媒介与公共事务研究院政务新媒体实验室主任侯锷认为,随着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的日渐普及和高速发展,移动互联网重新定义媒体与传播,中国社会舆论环境发生巨大变化。媒体分化、移动化、社交化 、视听化的背后,显现出“式强”的新媒体重构社会舆论的媒介力,多元化、族化格局下的新媒体,已经成为社会舆论的新重心与新阵地。面对当前新媒体舆论场的乱象丛生,社会舆论环境治理应当在依法治网的基础上,继续加强和完善互联网立法,走协同治理、社会共治和系统治理的综合方略。

《报告》指出,信息技术的发展带动媒介传播方式发生巨大变化,也推动着媒介不断推陈出新、优胜劣汰。尤其是随着互联网普及率的提高,“社会公民”和“网络公民”参与舆论的身份不断同一化,媒体舆论格局和社会舆论环境也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传统媒体在舆论传播中的地位不断衰败。此外,舆论传播呈现网络化,新媒体成为第一大“舆论场”。

截至2016年,中国社会舆论的媒介空间已经分化形成了包括传统媒体、网络媒体和新媒体的“三大舆论媒介空间”。尤其是在新媒体领域,随着移动互联网新技术、新应用的不断创新突破和融合发展,基于网络空间的舆论媒介空间在“两微一端”(微博、微信、移动客户端)基础框架上,已经逐渐拓展到八大族类15个以上主流移动媒介平台,使得承载和传播中国社会舆论的生态空间更加复杂多样,新媒体已经逐渐成为舆论的新重心、主阵地。

《报告》显示,移动新闻客户端成为民众获取新闻信息的首选渠道;微博保持“第一大公共舆论场”地位,并呈现出蓬勃发展的趋势;移动即时通信工具公共平台热度持续上升;移动视频和移动直播对于中国社会舆论参与,产生着越来越重大的影响;移动电台作为有声舆论场,重要性越来越突出;新兴网络社群成为新舆论热点的“策源地”,以知乎、果壳等为代表的知识与科技型网络社群,依托专业定位以及对特定群体的影响力,在大量社会舆论事件中对公众情绪平复和信息传播纠偏发挥了重要作用,影响并引领着社会舆论的走向。另类的隐匿社交舆论场前途未卜,有待观察。

互联网新媒体为社会公关舆论提供了一个高度开放和参与的信息交流与交换空间,但由此也产生了一系列问题。《报告》指出,综合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闻舆论与网络治理的三次系列讲话,中国互联网应用发展与网络安全、信息化建设以及舆论治理,完成了系统性的指导思想体系建设和顶层设计。综合党和政府的宏观治国理念,在互联网早已全面融合并影响中国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综合领域的当下,推进“依法治国”首要的就是深入推进“依法治网”,逐步走向社会舆论生态环境的依法治理、系统治理、源头治理和根本治理。